科学首页 > 动物世界 > 新闻列表 > 正文

东方白鹳遭毒杀调查 职业杀手尾随迁徙一路投毒

http://www.kexue.com 2012-11-19 17:22:56 新京报  发表评论

11月13日,志愿者从湿地中的人造水坑中,打捞出一个印着“克百威”字样的农药袋。
东方白鹤

  东方白鹳

  东方白鹳,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,隶属鸟纲鹳形目鹳科,体长约1.2米,翼展近2.2米,除飞羽黑色外,余部体羽白色,喙黑色,眼部裸区和脚为红色,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定为濒危种,同时被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一及《中日候鸟保护协定》。目前全球数量已不足2500只。

  在德国,它的近亲白鹳被奉为国鸟,保护甚佳。德国人在屋顶筑巢迎接它们,尊称它们为“白衣骑士”,德国人相信,白鹳能为他们带来幸福。

  它修长的尖嘴里流出黏液,行动迟缓。

  中毒之后,它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急促痉挛,呼吸艰难。这痛苦的过程,一直要持续到它死去。

  可它仍想飞翔。护鸟志愿者莫训强看到,它扑扇着展开近两米的黑白羽翼,挣扎着,却几次栽倒在冬日的湿地里。

  它是东方白鹳。

  2012年11月,在天津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,迁徙中栖息于此的东方白鹳遭遇投毒。数天来,志愿者们跋涉湿地,救出13只,但更多的东方白鹳痛苦死去。如果不是志愿者们打捞起20具东方白鹳的尸体,它们最终将以每只200多元的价格售给餐馆,成为盘中餐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得知,保护区周边,投毒者、餐馆老板、食客、售卖农药的销售商,成为害死东方白鹳等珍禽直接或间接的凶手。

  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面积超过60万亩,当地林业部门的巡护力度却捉襟见肘。大港城乡一体化办公室林业科科长张文续说:“科里就4个人,绕保护区巡护一圈,就得一整天。”

  每年3月,东方白鹳在俄罗斯东南部和我国东北地区繁殖,9、10月份离开繁殖地,成群分批往南迁徙。

  莫训强,护鸟志愿者、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生。他说,据很多护鸟志愿者和专家的观测,迁徙时,它们常在开阔的草原湖泊和芦苇沼泽地带活动,“近几年,它们每年都在北大港湿地停留半个月左右,这次我们观测到约500只东方白鹳。”莫训强说。

  可莫训强们没想到,在这栖息的半个月,有20只东方白鹳却没能再展翅迁徙。

  【毒鸟者】

  职业杀手随鸟迁徙一路投毒

  天津北大港水库西侧的芦苇田里,靠养鱼、养蟹为生的渔民石学友,经常见水库旁的路边有很多玉米粒,最近一次看见有人抛撒玉米粒,是在半个月前。

  “11月初,我看见泥土路上被撒了很多玉米粒,我就知道是毒鸟的,沿着玉米粒一路走,果然捡到2只药死的山鸡。”石学友说,他把这2只“免费”山鸡炖了吃了。

  最开始,石学友不知道这些人抛撒的玉米粒毒性有多大,“我找一个毒鸟的人,要了点他的药,拿来几条鱼一泡,我的小猫凑上来吃,猫吃完鱼,没走出五步就死了。”

  林龙(化名)是天津大港人,他和几个朋友,靠擒鸟为生几十年。

  “以前拿猎枪打,后来天津猎枪管得严,现在改用农药毒(杀),结果发现农药比枪管用多了。”林龙说。

  “药着了吗?”这成为大港地区的毒鸟者们近年来的见面语。

  他们把鸟爱吃的食物同农药浸泡,再投撒于鸟类的栖息地,鸟类进食死亡后,投毒者捡走鸟尸,贩卖。

  “药不同的鸟,得用不同的诱饵。”林龙说,像野鸡这样喜欢在林中出没的鸟类,多用农药浸泡玉米粒6到7小时,抛撒在林中小路边。

  水鸟分为食素和食荤两种。“如果想药天鹅、大雁、野鸭,可以用玉米粒或谷粒当毒饵;尖嘴的水鸟,比如鹳类、鸥类,我们就用泡过药的小鱼虾,或者干脆撒毒沙。”林龙说。

  在林龙的印象中,光是在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,经常出没的投毒者就超过50人。

  林龙介绍,毒鸟者有一半是天津本地人,但他们的猎杀,仅局限在居住地附近。

  “还有更专业的猎鸟者。”林龙说,他们大多是外地人,沿着候鸟迁徙的路线一路投毒,什么季节,鸟在哪儿落脚,是什么种群,他们了如指掌。

  【致命毒药】

  鱼还在鸟嘴毒性就发作

  11月12日下午,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中的“万亩鱼塘”水域,水深多不超过1米,上有泥地、芦苇地。

  “这就是被称为‘地球之肾’的湿地,很多珍稀飞禽的迁徙离不开湿地,因此也被称为鸟类的乐园。”护鸟志愿者、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莫训强说。

  在湿地的浅水水域,可见多个人工痕迹明显的水坑,这些水坑直径约1米,四周用土堆起,与周边水域隔绝,用芦苇秆掩盖在四周。

  12日,莫训强在这种坑中捞起一个带有“克百威”字样的农药袋。

  此前几天,护鸟志愿者陆续打捞起20具东方白鹳尸体,天津警方取走部分内脏做化验。对于水坑中的水样,警方也取样送检。

  11月16日,天津警方初步检验结果显示,东方白鹳死于农药中毒。

  “克百威是这两年药鸟圈兴起的新农药,毒性很高,水鸟吃了中毒的小鱼,往往鱼还在嘴里,毒性就发作了。我们傍晚撒毒饵,第二天就扛麻袋去捡鸟。”林龙说。

  “克百威又称呋喃丹,是一种氨基甲酸酯类的高毒农药,尤其对鱼、鸟毒性较大。”北京农学院研究昆虫毒理与害虫综合防治的副教授王进忠说。

  “克百威是一种广谱杀虫剂,对很多种害虫都有杀灭效果。它能被植物根部吸收,输送到地上植物各器官而杀死害虫,在土壤中的半衰期为30到60天,残留时间非常长。”王进忠说。国家已明令禁止给蔬菜、果树、茶叶喷洒这种农药,此药对人的毒性也较强。数十年前,曾有农民喷洒此农药,皮肤大量接触,农药由皮肤渗入体内,施药农民不治身亡。

  【卖药者】

  卖药销售信息夹带毒鸟方法

  在湿地中,志愿者们随后又发现数十个克百威的农药袋和药瓶。

  “这种药都是有渠道从外地运来的,十几块钱一包(或一瓶)。”毒鸟者林龙说。

  王进忠副教授介绍,高毒农药克百威,对部分农作物来说是严格禁用的。“北京、天津等大城市的市面上很难买到。”

  记者发现,很多网站都在出售农药克百威(又称呋喃丹)。搜索“呋喃丹”,可见数十条克百威农药的出售信息,售价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。

  记者随机进入3家卖药商家的页面,销售信息中都夹带了毒杀鸟类的用药方法。仅有1个商家注明“禁止用来毒杀野生动物”,但该店所用的宣传图,却是一张满是各种珍禽头像的图片。

  广州市越秀区的经营商朱先生说,本月,他已卖出30多袋半斤装的农药,“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买去毒用,前天,有个人一次买走了十多袋。”

  对于毒性,朱先生表示“绝对放心”。“混好药后,鸟只要吃了一粒粮食,30秒内就不能动了,2分钟之后保证死。”

  “如果想药水鸟,你可以买另一种液体的克百威,直接把药喷在水面上,或者拌上沙子洒在水里,鸟吃了被毒死的鱼,就能被药死了。”朱先生说。

  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生莫训强分析,照此估算,半斤药能够拌10斤大米,10斤大米有20多万粒米粒,假设一只鸟吃了5粒毒米就能致死,照此合理推算,这半斤药拌出的20多万粒米,就能毒死4万多只鸟。

  “毒死4万多只鸟什么概念?意味着经过天津的将近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鸟都得死掉。”护鸟志愿者、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莫训强说。

  【野味餐馆】

  “东方白鹳进餐馆一只200多元”

  15日,蓝天救援队带船从北京驰援,对北大港“万亩鱼塘”水域全面搜寻,新发现60具鸟类尸体,其中包括一只东方白鹳和一只大天鹅。

  “毒死的鸟,我们自己肯定不吃,都是卖到当地餐馆里。”林龙说。

  被毒死的东方白鹳,被投毒者卖到餐馆的价格,并不与它们的稀有程度成正比。它们与苍鹭(天津市重点保护野生动物)等尖嘴长腿鸟类似,值200多元。

  毒鸟者林龙说,野生鸟类在当地大多按只论价,从几元钱到上千元不等。国人常说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,所以天鹅(国家二级保护动物)肉卖价最高,每只能卖1000多元;其次是大雁(天津市重点保护野生动物)肉,能卖400元上下;野鸭(天津市重点保护野生动物)一类通常几十元钱;那些跟麻雀差不多大的鸟,几块钱一只。

  在林龙看来,这生意的成本可以忽略不计。“一瓶药才十几块钱,够泡好几盆鱼的;那种拌粮食的药,半斤也才70元钱,能泡10斤粮食,运气好的话,药到一只白天鹅,就赚大了。”

  在德国,很多人尊称白鹳为“白衣骑士”。但在捕鸟者和餐馆老板口中,东方白鹳与苍鹭一同被称呼为“长脖老等”。因为这种鸟有着长脖子,捕鱼时站立不动,等在水中。

  15日、16日,根据大港当地多名市民提供的线索,记者走访多家以前出售野味的餐厅。

  千米桥南侧,一家餐厅的招牌上标着:出售野鸭、野兔等野味,但该餐厅大门紧锁。

  在甜水井村,当地村民称,村周边此前至少有3家餐馆出售野味。“东方白鹳被毒死”的事件很轰动,最近当地对野味的出售贩卖查得非常严,很多餐馆现在都不敢卖了。

  在北大港水库的西侧水闸边,可见3家规模数百平米的酒店。当地村民说,此前这些酒店的野味生意非常好。

  进入一家招牌上画着野鸭的饭店里,服务员主动说,“店内没有野味。”

  更奇怪的是,这家约500平方米的餐厅里,服务员却说,餐厅没有菜单。“有蔬菜,可以选几个蔬菜炒着吃,此外只能做一些鱼。”

  【食客】

  秋冬季节食鸟客最多

  “没有熟人介绍,风声又这么紧,你不可能吃到野味,他们(野味餐馆)都不敢卖了。”张华说。

  张华在天津大港区做了3年生意,是一位喜好吃野味的食客,多次吃过“长脖老等”。那时他不知道,这“长脖老等”就可能是在地球上濒临灭绝的东方白鹳。

  “端上桌时,也分辨不出来是什么鸟,是店里早就酱好了的,完整的一只,尖尖的嘴,长长的腿,放在洗脚盆大小的盘子里。”张华张开双臂比划着。

  张华记得一个细节,一次,他和朋友吃完了“长脖老等”的肉,拎起盘中鸟骨,让骨头在盘子中“站起”。“光骨架就一米多高。”

  张华说,这些餐厅多分布在水库边的村子里,秋冬季节候鸟最多,吃野味的食客也最多。“因为比较贵,来的都是想尝鲜的老板,我也有北京的朋友专门过来吃。”

  今年7月,张华去了趟德国,他看到当地人的房顶上就是白鹳们搭的巢,农田里,鸟类追逐着大型收割机嬉戏,“看到这些,想到之前我吃过的鸟,心里不是滋味。”

  回国后,张华下定决心,再也不吃野味了。

 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(IFAW)北京猛禽救助中心的猛禽康复师张率表示,人一旦食用被克百威毒死的鸟类,会产生类似酒精中毒的症状,但由于很多人吃鸟肉时还喝酒,所以难以察觉。“如果大量食用,人也会受到威胁,即使吃得不多,也会加重肝脏的负担,造成永久性肝损伤。”

  【监管者】

  监管缺人、缺钱、缺物

  11日,发现东方白鹳死亡的志愿者们报警后,一名民警到场后显得很惊讶,“这些年,我头一次知道这片荒地里还有东方白鹳。”

  这片湿地的监管者,也有自己的难处。

  张文续,大港城乡一体化办公室林业科科长。他说,科里只有4个人,要巡护60多万亩水域。“开车巡护绕一圈就要一整天,巡护车还是一辆轿车,在泥路上很难开。”

  救援初期,志愿者们找到张文续,希望能有一辆能在湿地上开的滩涂机。“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滩涂机这个东西。而且我们也没有船,没有夜视望远镜。缺人、缺钱、缺物”。

  当地有人承包了这“万亩鱼塘”,渔民周女士说,她受雇在“万亩鱼塘”养了3年鱼,“老板专门雇了人巡视鱼塘,看见陌生人投掷,也会制止他们进入鱼塘。”
 
  但鱼塘老板雇用的巡视员吴先生说,“鱼塘太大,我们不可能24小时巡视,夜里走路不方便。下雨时就更没法巡逻了。”

  张文续感叹,如果这片湿地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那么无论是重视程度,还是经费投入,都能被更好地保护起来。同时,他还希望能在这里设一个保护站,“不知能不能呼吁民间募捐一下,盖好保护站,我们可以雇人在候鸟来时定点值守。至于经费如何花,花到哪,我们完全可以接受志愿者的监督。”

  这些想法与护鸟志愿者们不谋而合。志愿者刘慧莉说,他们正在起草一封公开信,希望呼吁把天津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,由市级升级为国家级湿地保护区。

  15日晚,志愿者与大港管委会开的一个内部协调会上,有关负责人表示,将联合工商、卫生等部门,严禁周边餐馆收购、食用野生鸟类,开展护鸟行动。

  从16日开始,大港林业行政执法部门在多个路口竖立了护鸟警示牌,并张贴了宣传标语。志愿者刘慧莉表示,经过沟通,“当地农林局正在考虑制定野生动物救援应急预案,并计划在明年建立瞭望塔,全面监控湿地人员活动,坚决禁止盗猎。”

  【救援者】

  获救东方白鹳戴上环志标记

  同时,护鸟志愿者们撰写的一份《亟待解决北大港湿地保护问题调查》也呼吁:“尽快建设几个永久瞭望塔,监查万亩鱼塘,也为志愿者提供永久的观测平台。

  17日下午,在天津市野生动物救护驯养繁殖中心,工作人员刘洋很开心,被打捞上来的13只奄奄一息的东方白鹳,都能自主进食了。

  判断东方白鹳是否完全康复,除了进食量,还可以看它的脖子是否直立,羽毛是否有光泽,粪便是否成型。

  康复中的东方白鹳显然有了精神,个个竖直了脖颈,有的还会张开双翅,阳光下,黑白色的羽毛再现光泽。

  “如果不出意外,这13只东方白鹳能组成一个迁徙的小队,即使脱离大部队,它们也能并肩飞往南方。”刘洋说。

  志愿者刘慧莉说,放飞的13只东方白鹳,全部会戴上环志标记。从中选出最强壮的两只,将戴上卫星信号发射器,做跟踪观察。

  志愿者们正想着为两只被选中的东方白鹳起名。

  不如就叫“滨滨”和“海海”吧,它们死里逃生的地方。公益人士邓飞说。

  相关阅读

  河北唐县白色大鸟现身 已被确认为濒危珍禽白鹤

  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再次开放 可潜水近距欣赏(图)

  "爱情鸟"现身余姚 江上怪鸟乃是濒危白头鹤(图)
 

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